如何看待代孕?女性的末日:我的子宫,你的暴利产业?

  最近,在人大提交的草案中,关于代孕非法的条款,被删除。

  更有某代孕公司持重金策动“专家”,建立代孕合法化研究所,公开登台,准备推动代孕合法化。

  那么,代孕是一个什么问题?

  在医生面前是医学问题,在科学家面前是生物科技的进步;在一个贫穷的代孕女性面前,是钱;在一个渴望获得孩子的家庭面前,是救星。

  但是,无论医学,还是生物技术还是金钱或梦想,都在一个点上交叉——人类的生命伦理问题。

  它碰触到一个基准线:人到底是什么?

  人类确实一直在交换,用谷物交换衣服,用劳动交换金钱。在文明史上很长时间,人之本身,也是货物。

  但随着文明跃升,人类一直在做一件事,就是人成为人,不再是附属品、附庸或货品。

  这个解放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起初是一部分贵族向国王逐步获得人身权益的让渡,后来是富庶的商人,通过行会,通过购买,从贵族领主手里获得人身自由。

  再后来是大宪章运动。

  再后来,美国人立国之初的独立宣言,后来被作为法国大革命人权宣言的蓝本,这些历史性的真言划开了旧世代帷幕:“人人生而平等。人人有权利用无害于他人的行为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人人生而平等的思想在今天是已经高度内化的金句。

  这在大革命开始之前,可是要砍头的。

  那时候,人是生而不平等的。国王能跟你一个小公爵平等吗?领主能和你一个农夫平等吗?俄罗斯贵族时不时就吊死几个农奴。至于本国,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你所有的一切都是天子的,生命、意志、自由、人身、妻小。

  在那个世代里,别说代孕,初夜权都是领主的。

  现代文明伦理最了不起的部分就是,从“上帝面前人人平等”的理念里,基于全人类的利益,推衍出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现代文明伦理基石。

  在此理念的基础上,一些基本的人伦基础也确立起来。

  比如,人不是另一个人的附庸,人不是另一个人的财产,人不可以被买卖,被交易。

  基于这样的伦理,我们才有其他一系列的法律,以确保每一个人的基本权益,哪怕是最弱的那一个,也能得到公共权力的救济。例如,妇女儿童保护法。

  历史总会开倒车。

  而且每次开倒车,算盘都打在妇女儿童身上。

  这一次,算计起贫困女性的子宫。

  某些人说的非常动听:贫困女性可以借此改变自己的处境,一次获得一二十万的金钱。而需要代孕的家庭,则得到了想要的孩子。瞧,这里双方都是赢家,何乐不为呢?

  真的双方都是赢家吗?

  我们摊开来说。

  1伦理突破的恐怖结果

  缺血,是各大医院都面临的问题。

  可以肯定,开放卖血一定极大提升供血量。但国家为何严格禁止血液买卖?

  因为伦理突破的结果极其恐怖。

  河南以前的卖血产业,和衍生出的艾滋病村。还记得李幺傻的《暗访十年》报告吗?被拐卖的智障人,长期囚禁于井下挖煤,休息日还被带到县城去抽血换钱。血头会招徕圈养一群未成年人、智力低下的成年人,定期带去抽血换钱。

  血奴的上方是血头,血头的上方是血霸。一个血头下面有几十名血奴,一个血霸下面也有好几个血头。

  著名的切.格瓦拉,就是发现血液可以卖大钱,他的游击战中,绑架了大量的俘虏和人质,将他们抽血到死,采出的血液,批发售出,换取“革命经费”。

  我国的器官移植捐赠为何仅仅限于直系亲属关系自愿进行,而杜绝非直系亲属关系的“活体移植捐赠”?

  我说个案子吧,可以不当真,听听就好。

  在死囚器官还能移植的年头里,某地一个混混因为多次参与各地医院的取器官接待工作,自觉自己已经懂行,谋划撇开上线,大赚一票。他囚禁一流浪壮汉,关在荒郊一个破房子(变电站)里,验血,把血型等发给各医院,称有待决犯。相关医院如约而至。混混于破房中杀人。医生们一拥而上各取所需,毕,各散。返回路上,一医生察觉不对,和以前的刑场不同啊。报警。

  ……参与者都遭到了刑事处分,大呼被坑。某医院还因此被摘除了移植中心资历一年。

  一位刑法立法专家和我分享过,“安乐死”为何在中国不能合法化?一旦开启,会衍生出买卖、垄断、杀害、阴谋、绑架等等一系列产业,最后浮上水面时都掩盖成自愿、合法。

  代孕一旦堂皇浮上水面,第一个遭害的就是底层那四百多万的智障、精神病女性。以前她们只是被拐卖者圈禁,替拐卖者下崽,现在,当知道子宫可以合法卖出一次一二十万的价格时,她们会是什么命运?

  接着是那些家有兄弟等着娶妻的女童。

  都不用等到她们成年,十五六岁,可能就带去代孕。以前是只能卖一次,收取一笔彩礼,现在好了,三年可以孕俩,多次增收。

  然后是那些丈夫家暴、酗酒、赌博、吸毒的女人们。

  她们做工所得,往往被渣男追索。现在有这么好这么快的来钱机会,她们的子宫还能自主吗?

  真正能够自主选择的那一批,或只是为了自己高消费、攒学费的年轻女白领或大学生,会为一二十万去代孕?

  2她们真的知道自己面对什么吗?

  儿童安乐死在全世界都没有合法化的,极个别的国家有儿童安乐死合法化的个案,程序极其复杂严格。为什么?因为,儿童常常受到成年人的诱导和暗示,不能做出“真实的自由意愿的表达”。

  这些人在假设代孕妇女都是“真实自愿”的选择。假设她们知道自己的选择,面临的风险的。

  她们真的知道吗?

  她们知道每次怀孕分娩有万分之二的死亡率吗?

  她们知道自己生下孩子后可能患上抑郁症吗?

  她们的身体正常启动了乳汁分泌,而要喂养的孩子却已经被抱走,会有心理创伤吗?

  人体如此精妙,一个流产了的胎儿的干细胞,若干年后还能在他母亲的肝脏中被检测出。花费生命的10个月光阴,孕育出来的一个生命,真的可以抱走而不留任何痕迹?

  这样的假想和预设的人,一定是装瞎。

  那是人,那是一次孕育。无论这个代孕妈妈怎么装得不在乎,无论她在贫困的生活中,可能已经受尽了苦难,在家也被迫生了三个四个,一次孕育仍然是一次孕育,母性仍然是母性。

  一只野猫,孕育和分娩,每一次生下小猫,都会珍重舔抚。

  对于所有的母亲来说,生育都是她们最神圣也是最苦难的付出。没有绝大的逼迫,她们绝对不可能选择售卖子宫。

  3代孕女性能改变自己命运吗?

  印度妇女成了世界的代孕工厂。然而她们的处境是什么?她们自己的经济改善了吗?地位提升了吗?你见过哪个代孕妈妈,因为代孕了好几个孩子,拖着松弛的大肚皮回到家里,丈夫夸赞她说:“你真是了不起啊,替人代孕赚了好多钱,给咱家起了大房子”然后把她供到上座的?

  一个印度代孕母亲能拿到手的不过是几万人民币。而中介则向客户收取2-3万美金。

  尼泊尔妇女许多被卖做性奴,同时还被割皮。

  5000卢布就卖掉自己一大块皮,活割。卖完了皮,她们贫困依旧。

  不客气地说,她们只是一个被凭空创造出来的产业链上的供体,被花言巧语欺骗,传销拐入血肉工厂里压榨和剥削的原材料,而已。

  中国的代孕妈妈,背后要么是算计她的父家,要么是靠她赚钱的夫家。她一直是一个行走的子宫,现在只是增加了一条压榨子宫的出路而已。

  而这些收益用于改善她自身处境的可能极小。

  强制计划生育时,论结扎,男人伤害最小,男人不去,要女人去。

  论避孕,保险套最安全,男人不干,要女人上环。

  要二胎,女人职业损失最大,身体精力付出最多,男人最积极。

  如今适龄夫妻中,15%以上的不孕不育率。

  男人自己的无精少精死精都回避,一说起不孕不育,都是女人的问题。

  男人不育,逼着女人去借精生子。

  女人不育,都离婚。

  在无数次的既得利益面前,男人都是坐收渔利的那一个。代孕女性得来的钱,会用到自己身上的可能性太小了。

  小女学生,不给上性教育课,流产当避孕的广告漫天飞。没见哪个渣男拿出研究A片的劲儿去探究自己该如何避孕。

  搞坏了这么多的子宫,大量的不孕不育出现。现在又算计代孕。

  全聚德烤鸭也就是一鸭三吃,这些男权癌、繁殖狂,多少种方式来算计女人的子宫?

  你们怎么不去移植个子宫到自己肚子里啊?

  或者恨你妈怎么就把你生成了个男儿身呢?能把你的眼睛从她人的身体上移开吗?

  想完成技术革命,去研究人造子宫。或自己去移植子宫,做个女人,怎么折腾您自个来。

  4人的肉体是最后的底线

  生命伦理的事,有些基石决不可破。

  它是今天文明社会架构的基础。一破则全溃。

  也是人类狙击丑恶黑暗的最后堤坝,决不可渗透一孔,一孔则决千里。

  人不可被买卖。人的身体的一部分也不可被作为货物买卖。

  有些权利可以交易,可以让渡,有些绝对不可以。

  密尔(自由主义之圣)这样说自由:“卖身为奴是对自由的放弃,一旦选择就从此告别了自由的行使权。自由原则不允许其有选择不自由的自由。被允许放弃自由,则不是一种自由。”

  简单点儿说:“一个人不可能通过把自己卖为奴隶而去获得自由。”

  让妇女通过出售子宫、售卖肉体和最珍贵的母性而去追求幸福,就像把一只狗卖给狗肉店之后祝它平安,一样的虚伪和荒诞。

  无论男人女人,人的肉体是最后的底线,不可以作为商品买卖。即使她百分百自愿买卖,也是对所有人类的羞辱。它意味着,有一部分人可以使用权力/钱/资源,把另一部分人类变成货物,牲口。并对他们为所欲为。

  而且,它还是对全体女性生而为人的价值感的羞辱。

  它片面强化了女性的生育价值,并且为之标价。

  人类这一最神圣的价值,被粗暴而肮脏地诱骗交易。

  当一个女性被迫从事妓业,当一个女性被迫面对性骚扰,当一个母亲被迫去代孕换取金钱,所有的女性,都物伤其类。甚至是男性,作为人,也会深深地觉得被羞辱了。

  一位农村网友说:“就算是穷的没饭吃、没房子住,也不能让自己老婆女儿去干这样的事。这得是什么样缺德丧志的人,才会卖自己女儿和老婆的子宫呢?”

  今天你说子宫可以租赁,下一步,卵子加子宫可否一起出售服务?再下一步,受精卵加子宫一起服务行不行?

  受精卵+子宫+十月怀胎是什么?就是买卖婴儿。

  子宫可以卖,血液可不可以卖?自愿,无害,再生,还能帮助人。

  血液可以卖,皮肤可不可以卖?

  皮肤可以卖,肝脏的一部分可不可以卖?一个肾可不可以卖?

  我的卖不了,我老婆孩子的可不可以卖?(自愿的哦!我保证!)

  基于“上帝面前人人平等”的宗教伦理而产生的现代宪政社会下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人有在法律没有禁止的前提下以一切不损害他人利益去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我的底线是:

  损害往往发生在买方用信息垄断的优势进行欺诈和隐瞒。供体并不知道自己真正面临什么。

  这样的交易侮辱了人类本身不是商品的底线。

  这样的交易开启了试探之门,诱发无止境的黑暗产业。伦理底线突破,带来的社会总成本,不是经济学评估能承担的。网友@Lynn说:“我今天看一个视频,一个男人让一对情侣的男方扇女方一个耳光,扇一下给500,重扇给1000。这两个人居然同意了。”

  这个就是金钱践踏伦理。

  看起来这个事件中没有人会受到伤害。

  但是,为什么每一个看过视频的人都觉得不安呢?

  因为我们看到人的尊严被践踏。我们珍视的一些基准被戏弄和羞辱。

  这样的不安被称之为社会疼痛。这也是社会成本的一部分。

  社会共同疼痛,还有更多高昂的成本。

  一旦默认人的一部分躯体可以交易——

  血头控制血奴就会重来。

  一个母亲要卖掉自己子宫孕育的生命,一个女人要割下自己背部的皮肤,一个男人要切掉自己的肾脏。

  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一个黑暗之门出来的。

  这个是奴隶制结束后早已在全球达成共识的事:人不能作为器具、商品被交易。人的一部分、哪怕是尸体也不行。普世的价值观,将被挑战。

  它甚至可以诱发一些国家的产业链。

  想象一下,如果乔布斯配型成功的肝脏,在非洲的某个小国。而乔布斯愿意拿出这个国家十年的GDP来购买这个肝脏,会引发什么动荡?

  而一旦交易成功,一个小国获得了十年GDP,仅仅是牺牲了一个人,会引发什么样的黑暗联想?

  这是科幻小说吗?不是。在印度,代孕工厂已成产业,每年为印度创收23亿美金。可以想想这23亿美金中有多少妇女的死亡、身心创伤、囚禁、强迫和非法交易。(这位代孕妇女拿到了7万元,不算分娩的剧烈痛苦,不算死亡的风险,没有文化的她承认自己忍受了巨大的耻辱感。你看她付出的一切,换来的新家,值得吗?)

  明明是产品的核心,但供体只得到了产业链上最少的报酬,代孕公司拿走了最大的利润,是供体妈妈所得的几倍。以印度为例,一个3万美元的交易供体妈妈只能拿到几千美元。其余的利润全部养活那些寄生在她子宫上的“代孕公司”,对方没有为社会付出和创造价值,却拿走巨额利润。一年几百个婴儿这样被生产出来,从业者攫取数亿美元。现在他们想把这桩血肉生意在中国上演。

  印度已经因此备受人权组织诟病。如果这样的生意复制到中国,中国的国际形象就要蒙受远超这个产值的损失。我们这样崛起中的大国还需要去卖自己国家妇女的子宫和婴儿的生命去创造GDP吗?我们已经是世界GDP第二大的国家了!!

  妇女代孕产业带来的深重灾难,以至于尼泊尔、墨西哥、泰国都在相继立法禁止这一产业。

  5潘多拉的魔盒

  我国竟然有人开始鼓吹代孕合法,这是在释放恶魔。

  而这恶魔,是无数先贤,流血牺牲浴火上十字架,才封印在邪恶的欲望深渊里的。

  所以,在今天,怎么有人胆敢站出来鼓吹女人的子宫买卖和租赁?(还是些不长子宫的人)

  人类打了几千次战争,死了上亿的人,获得今天的文明进程,恪守(至少公开恪守)一个基准:人人平等,生而自由。人不可以也不再被作为奴隶或货品那样买卖,身体或身体的一部分也不行,尸体不行,血液不行,皮肤不行,器官不行。

  怎么就到了妇女的子宫,就行了呢?

  写到这里,真是悲从中来。

  生而为女人太悲惨了。身为女胎儿时,约1/3概率被堕胎。读书受教育的机会靠恩赐。被计划生育,强制引产,上环。意外怀孕,流产。职场受打压。怀孕被降职。分娩面临万分之二死亡率,以前更高。面对性骚扰、性侵还有拐卖。如果失智,就变成了底层的母牲口。死了,还有被卖出去配阴婚。

  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匹妇无罪,怀璧其罪。

  我有子宫,所以,我有原罪了么?

  所以,要看到这种产业背后女性权利的大倒退。代孕能够合法化,那就是中国女性灭顶之灾。

  所有那些支持代孕合法,子宫出租的人,你的核心思想就是,女人是可以物化的,是可以买卖的,租赁的,至少她们的子宫可以用来租赁的。


联系方式

微信咨询:ivfshz
电话咨询:400-661-6665 13380300781

如果您还不明白,欢迎关注右侧二维码了解更多。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评论

cache
Processed in 0.006363 Second.
cache
Processed in 0.006363 Second.